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凤千寻龙钦涯小说

2020-06-24 19:47:44

凤千寻龙钦涯小说书名是《》,小说讲述凤千寻龙钦涯之间的故事。为你提供凤千寻龙钦涯小说阅读,引狼入室天才萌宝捡个爹小说讲述的是。四周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拿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,盯着手持长剑的凤千寻,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之色!

内容精选:

静!

四周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拿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,盯着手持长剑的凤千寻,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之色!

“赢……赢了?”凤祈铭呆呆地看着雪地上,那一抹耀眼的红影,那是他的女儿吗?

六年时间,真的能让一个怯懦的孩子,蜕变成如今的夺目天才吗?

这一刻,场中女子脸上那自信张扬的神情,突然让他感到陌生起来。

而促成这件事的始作佣者,凤琉月父女,则在这个时候满脸不相信的神情,父女两个几乎异口同声地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“这绝对不可能,是你,一定是你使诈!”凤琉月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先前那幅淑女模样,居然失去理智地冲上前来质问凤千寻。

凤琉月一边冲过去欲夺取凤千寻手上的长剑,一边怒声道:“你连武力值都感应不到,怎么可能会胜过殿下,一定是你使诈,你快说,你是不是也对殿下下了毒?!”

冷冷地瞥了一眼状若疯狗一般的凤琉月,凤千寻猛地一抬手臂,运起内劲,直接将凤琉月给震飞,清声冲蓝暮轩道:“殿下,愿赌服输。”

蓝暮轩的神智渐渐回归,神情木然地扫了凤千寻一眼,剑眉紧拧,缓缓站直身子,冷冷地扫了凤祈铭一眼,怒哼一声,甩袖离去。

“休书我会派人送进殿下宫中,殿下慢走不送!”凤千寻清声冲蓝暮轩的背影喊道,后者脚下步子一僵,险些没被气到吐血,立马加快脚步,迅速离开凤家。

蓝暮轩一走,凤祈山以及三位长老那一帮人自然也跟着匆匆离开,倒是凤琉月,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她是凭自己的实力获胜的,愤恨地瞪了她一眼,满心不甘地被凤祈山拉着离开现场。

三长老和五长老离开后,二长老却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打量凤千寻一番,冲凤祈铭道喜:“恭喜家主了。”

凤千寻扬眉,冲二长老道:“二长老,不知道,现在的我,可否留在凤家?”

“当然,以大小姐目前高于中级武师的实力,留在族中绰绰有余。”二长老严肃的老脸上,难得地泛起一丝笑意,随后,冲凤祈铭垂了垂首,转身离开。

此事落幕,凤祈铭立刻便盯着凤千寻一阵打量,直看得凤千寻眉头紧拧,方才低咳一声,道:“寻儿,你这六年……莫不是遇到了什么高人?”

凤千寻闻言,与凤小西相视一眼,但笑不语,却取出一枚白玉观音坠,在凤祈铭眼前晃了晃,笑道:“爹爹,呐,这个是我和小西为您准备的见面礼。”

白玉观音!

真是难为这丫头了,当年被自己亲手赶出家族,时隔六年,她非但心无怨怼,反而还记着他的喜好……

一时间,凤祈铭感动至极,有感而发地低叹道:“还是自家女儿贴心,不像族中有些人,一心只想着如何谋夺家主之位……”

“爹爹怎么会这么说?难道,你察觉出什么不妥了吗?”凤千寻见凤祈铭脸上露出担忧之色,眸光微闪,状似无意地问道。

凤祈铭眼底浮现出一抹黯然,摇头叹道:“还不是你大伯那一脉,始终觉得当初是为父抢了他家主之位,一直以来心怀不愤,总想着要怎么算计为父!”

听出凤祈铭语气中的痛惜,凤千寻却没急着追问,只等着他的下文。

果然,停了一小会儿,凤祈铭皱着眉头,叹道:“近几年,坊市那边收益越降越低,可无论我派多少人过去查,最后却都是什么都查不出来,再这么下去,坊市恐怕就快要入不敷出了啊!”

“咦?要查账吗?这简单,娘亲最拿手的就是查账啦!”凤小西一双黑亮的眼睛闪闪发光,稚嫩的话语瞬间令凤祈铭脸上露出惊喜之色。

他抬起充满希冀的目光,看向凤千寻:“寻儿,你竟学会查账了?真是太好了,既然你有此才能,那你过几日就替为父去坊市视察一番吧!”

凤祈铭说着,老脸上浮出笑意,也不管凤千寻答不答应,径自从指间取下拇指上的指环,将之递了过去,温声道:“来来来,拿着这个,如果有人敢故意为难你,就把这东西亮出来,到时候,整个坊市的护卫队任你调派!”

凤千寻蹙眉想了想,伸手接过那枚指环,浅道:“也好,就去看看这些年那老家伙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好事!”

次日,风和日丽,暖阳初照,受了好天气的感染,母子两人满脸笑容地走在宽广热闹的街道上。

天凤国京城,最热闹、消息最广、赚钱又最快的地方,要数东西南北四个坊市,而今天,她们母子要去的正是凤家管辖着的城南的坊市。

拉着自家儿子软软的小手,母子二人十分悠闲地走进城南的坊市,本来兴致还挺高的两人,刚一进坊市,就看到四周的百姓和商贩们对着他们指指点点。

“哎哟,这就是凤家的废物大小姐?这身段长的真玲珑,只可惜是个废物。”

“废物怎么了,人家身材好,会服侍男人。”

“看到她牵着的孩子没?还不知道是和哪个野男人生的。”

“对啊对啊,不知道凤大小姐现在还接不接客啊,要是有机会的话,嘿嘿嘿……”

……

众人恶毒的话语成功激起了凤千寻的怒火,当她感受到手心里儿子那越握越紧的小手时,眼底蓦地覆上一抹寒芒。

真是连逛街都逛不安宁。

敏锐的目光瞬间扫视四周,却在人群中捕捉到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绿茵!

凤琉月的贴身婢女,她也在这儿!

那自己一进来就被人身攻击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。

不过,凤琉月还真是不怕死,自己都还没找她算旧账,她倒是先来招惹她们母子了,很好,既然这样,陪她玩玩也不错!

人群中有三个人叫嚣的最厉害,几乎每隔几秒钟,都会冒出来一句恶毒至极的话语来激化矛盾,使得周围的百姓跟商贩们越发激奋。

一轮人身攻击听下来,凤千寻已将那三个叫嚣的男子牢牢锁定。

NND,老虎不发威,你们真当老娘是Hellokity啊!

凤千寻冷冷地瞥了一眼人群中的三名男子,唇边掠起轻浅的笑意,松开儿子小手的同时,指间捏着三枚银针,银尖泛着青黑色,一看就知道涂了剧毒。

嗖嗖嗖!

三道极其细微的破空声被淹没在人群中,接下来,那三个叫嚣的最厉害的男子几乎同时倒地。

这一幕惊呆了围观群众,先前还在七嘴八舌议论凤千寻母子的,此刻更是被吓得面如土色,一个个微张着嘴巴,再也不敢出声。

冷冷挑眉,凤千寻神色淡漠地扫了一眼众人,寒声道:“大家都看到了吧?污辱我们母子的人,是要遭天谴的!”

颇具威胁意味的目光,一一扫过众人,四周一片寂静。

这个凤大小姐不是个废物吗?

怎么能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,一下子就把那三个个给解决了?!

还是说暗处有高人在帮她?

不对不对,一个废物怎么有资格得到高人的保护。

难道真的是天谴?

一时间,众人眼底尽是惊惧之色,纷纷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更有一些胆小的,直接转身就要离开现场。

见四周议论声停歇,凤千寻淡漠地收回视线,拉起儿子的小手,继续悠哉游哉地朝坊市内走去。

结果,还没走两步,就被人给挡住了去路。

“凤千寻,你对着我的那些手下下了毒,难道想一走了之不成?”

来人一出现就一幅狗眼看人低的模样,一张闪着油光的肥脸上,尽是不屑和嘲弄之色。

凤千寻皱着眉头,看着眼前一幅人模狗样的猪哥男,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有关此人的相关信息。

王洪玉,京兆尹的次子,从小娇生惯养,乃京城一等一的纨绔子弟,由于修炼天赋不错,深得他老爹的宠爱,以前在学院的时候,就经常跟着凤琉月,到处给原主使绊子,不是什么好鸟!

“我下毒?”凤千寻一脸无辜,摊了摊手,低头看向凤小西,“儿子,你看到了吗?”

凤小西乖乖摇头,一脸纯真地道:“这位大叔,你认错人了吧?我家娘亲温柔善良,怎么可能会给人下毒?”

“呐,你也看到了,我身边离我最近的人就是我儿子,他说我没下毒,那我就肯定没下毒。”凤千寻浅笑,脸上毫无惧色。

王洪玉冷哼一声,却冲人群中的人挥挥手,接着,便有一帮小厮抬着那三个脸色发黑的男人冲了出来。

“他们三个是本公子的手下,刚才就因为他们三个说了几句实话,你就对他们下此毒手,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心狠手辣啊!”

王洪玉一脸愤愤地嚷嚷着,很快又把众人的视线给吸引过来。

凤千寻懒懒地垂首,瞄了一眼地上失去知觉的三人,浅声道:“依我看,他们并没有中毒,不过是受了天谴罢了。”

王洪玉一幅怒气冲冲的模样,立马便冲上来怒斥:“凤千寻,你少来妖言惑众!他们脸色发黑,一看就知道是中毒的迹象,今天,你不把解药交出来,本公子一定不会放你离开!”

十堰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