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夜落轻丝语木木夕最新章节阅读-夜落轻丝语阮云轩苏晗小说目录

2020-06-27 19:49:44
夜落轻丝语第23章

“砰砰——”

一阵粗鲁的敲门声响起,苏晗匆匆忙忙的去开门。

一看外面,一个女人神情高傲的站在一处,一头大卷发身着红裙,苏晗觉得眼熟的紧。

苏晗顿时想起她不就是那天在酒店对自己发脾气的女人吗?当时阮云轩为了自己还和这个女人闹翻不合作了。

“蓝小姐?”她记得阮云轩是这么称呼的。

“啧啧……”蓝雨上下打量她一眼,目光鄙夷至极,“没想到阮云轩居然好这口?一个清洁员还真当宝,学起别人金屋藏娇了?”

苏晗心中冷然,显然蓝雨的到来只是为了羞辱她而已。

“如果蓝小姐来只是为了说这种无聊的话,那请你出去!”

蓝雨嗤笑一声,“以为勾搭上阮云轩,就把自己当人了?不过是个嫁过人的破烂货而已,你嚣张什么?”

苏晗脸微微一变,不明白蓝雨到底在说些什么。

“我请你出去!”这一句,态度可没那么客气了,蓄势待发的薄怒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性。

“啪!”一张报纸摔在苏晗的脸上,蓝雨声音忽然拔高锐利,带着讥讽道,“一个不要脸勾引小叔的下贱女人,也敢在我面前嚣张?你算个什么东西!生了个小杂种,了不起了不成?”

苏晗拿起报纸,上面赫然几个大字,震惊!献身小叔,豪门禁忌恋!

上面的照片赫然照出了她的侧脸和男人的裸背。

苏晗浑然一震,忽然想起第一次见阮云轩时,他抱着自己不停道歉,叫她苏晗……

原来,她真是阮云轩嘴里的苏晗,而阮云轩居然是她的小叔!

见苏晗的反应,蓝雨嘴角一弯,露出冷嘲的弧,“现在知道自己有多么不堪了吗?贱货就是贱货,就算失忆了,也不忘勾引小叔呢……”

勾引小叔……

这四个字就像一双手猛然捂住她的口鼻,窒息到晕厥。

她颤动着,脑子剧烈的疼痛起来,唇白脸青,那如同被活生生撕裂开来的剧痛,铺天盖地而来,她忍不住低声一声惊叫,“啊!”

捂住了自己的头部,慢慢的顿下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。

蓝雨见苏晗的动静有些害怕起来,“你…你怎么了?”

里面的娇娇似乎听到外面的动静,立即跑了出来,却看见地上的苏晗,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。

“妈妈!”娇娇一声惊呼,冲了上去。

而不知何时,一道身影忽然出现,是张特助。

张特助顿下问道,“阮小姐,阮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张特助眉蹙了起来,二话不说便将苏晗抱了起来往外跑,娇娇也立即跟上。

张特助将娇娇和苏晗送到车上,让司机开车到医院后,立即打通了阮云轩的电话。

那头,阮云轩,“喂?怎么了?”

“阮…阮小姐出事了!”

“什么?!”

“怎么回事?”他声音骤然变冷,问道。

张特助焦急着道,“我刚到阮小姐家门口时,便看见蓝小姐找上阮小姐,好像说了些什么话,阮小姐仿佛受到了刺激!”

他眼眸冷的可怕,声音沉下,“我立马就过去!”

将电话挂掉,而坐在对面的则是林氏集团的总裁,林深玉。

林深玉一脸抱歉着道,“陆先生,那天是蓝雨不懂事,得罪了你,你莫见怪。这件案子对双方都有好处,何必为了这些小问题,毁了两方公司的最佳利益呢?”

“呵……”他冷笑一声,冷的刺骨。

林深玉对于阮云轩这一声冷笑,感到莫名毛骨悚然,怔怔的看着阮云轩。

阮云轩道,“贵公司与其想要和我陆氏合作,还不如先管好人,若是蓝雨让我女人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要你们林氏破产!”

林深玉一顿,顿然明了,心中怒火中烧,这个死女人!自己在这里低声下气的求阮云轩,她倒好一手全毁了!

“蓝雨不懂事,陆先生你……”

“够了!”

阮云轩声音铿锵有力,丝毫不留情面,直接站了起来,径直离开。

林深玉气的发抖,何时被人说过这种重话?

他毫不犹豫的拨通了蓝雨的电话,蓝雨接通电话道,“怎么了,总裁?”

“怎么了?蓝雨,你好大的胆子啊!你连阮云轩的女人都敢碰?你不要命了?”

蓝雨攥紧手指,咬着牙怒气道,“林哥,这口气我忍不住,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?”

“你!”林深玉怒,又瞬间遏制,道,“蓝雨,我要不是看在你老子的分上,早就让你卷铺滚蛋了,你以为靠你自己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?你动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,陆氏也是你惹得起的吗!”

蓝雨被这一顿骂,瞬间愣了,前所未有的委屈浮现,她从小被人捧在手心,何时受过这种侮辱?

“他奶奶的,气死老子了!”林深玉骂了一句,便将电话挂断。

蓝雨气的发抖,唇舌苍白。

……

阮云轩以最快的速度,从C市赶到H市,到达了指定的医院与病房。

他推门而入,便听见娇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心不由一颤。

张特助见阮云轩来了,立即站了起来,道,“总裁,你来了?”

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
张特助道,“检查结果还没出来,具体的也不清楚。”

阮云轩眼眸沉了沉,看着床上苍白如雪的苏晗,心不由揪在了一起,呼吸都是这般的凝重。

他抱起娇娇,声音放柔道,“娇娇,陆叔叔来了,别哭了。”

娇娇看见阮云轩,张开口,便是满腔沙哑与悲戚,“叔叔,妈妈会不会死?我不要妈妈死。”

“妈妈会没事的。”他揉了揉娇娇的头发,声音温柔道。

“可是我怕……”

“别怕。”将娇娇搂在怀中,赋予她一些安全感,娇娇从撕心裂肺的哭喊也转为小声的啜泣声。

房间安静了许多,他抓着苏晗的手,无比的心疼。

十堰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