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司徒先生早小说阅读

2020-06-28 20:03:28

甄好司徒夜小说的名字是《》,这里提供司徒先生早小说,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!那他们可以好好谈一谈,也许,事情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!司徒夜破天荒的开车接一个陌生女人。也可以这样说,他的座驾除了暖暖之外,没带过别的女人。

《司徒先生早》精选:

“畜生!我在不堪还轮不到你教育老子。

甄好,我在最后提醒你一次,你在敢和我这个态度说话,哼!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!

我不管这些年你学的是什么家教,在孙家一天,你必须按孙家规矩来。

明天和司徒夜领完证,早些回来。我请了几个老师教教你什么是教养!”

甄好忍着左脸火辣辣的疼痛感,歪着脸看着这个二十年刚刚相认的爹。心里二十年的酸楚一涌而出。

这些年,邻居孩子,学校同学都在笑她没有爸爸。

因为没有爸爸,她和妈妈受了多少冷眼,因为没有爸爸,妈妈一个人带着她受尽岁月的风霜雪雨。

爸爸这个词汇随着时间的推移险些被她遗忘。

她此时真恨自己曾经有时还怀着一丝丝渴望。

渴望她的爸爸突然有一天来到她们身边。

她的爸爸和别的孩子爸爸一样,有宽厚的手掌,有温暖的怀抱,有慈祥可亲的笑容,有深深关切的眼神!

可是到头来,她却等来了今天这一幕。

孙百顺这一巴掌不仅仅打疼了她的脸,比脸更疼的是胸膛里慢慢枯萎,拉扯着呼吸跟着疼痛的心呐!

甄好能说什么?又能做什么?

放在从前,放在几小时前,她都毫不犹豫的把这一巴掌抡回去!

可是,为什么要胆怯,为什么要有顾虑,为什么她本是吃喝玩乐,无所顾忌的人生一下子变得无此不堪!

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?甄好无数次在心底追问自己。

最后仅有的一点理智告诉她。她的生命里不仅仅只有她自己,她还有妈妈。

过去20年,妈妈为了抚养她长大操碎了心。对于她的叛逆,妈妈从没打过她。只是好言好语的劝说她。最后还是放任她。

在生活上,她知道分寸!她除了那些疯狂的事迹外,从没做过伤害自己的事。

妈妈也相信她。即使她夜不归宿,妈妈从来没骂过她,也没指责她。妈妈相信她不是那种在性生活上随便的女孩儿。

她自从改变后,街坊邻居没少在背后戳妈妈脊梁骨。说妈妈是那种被抛弃的女人,教养孩子也教不出什么好东西。

妈妈明着不说什么,暗地里却躲起来偷偷哭。

有时候她在想,是不是应该让自己回到从前的样子。不要在让妈妈伤心。

可是,有些习惯已经形成,若想再做改变,没有什么事非逼着自己那么做,真的很难下这个决心。

就如眼前!

甄好嘴角挂着苦涩的笑,扫了一眼虎视眈眈的男人,她只能苦笑却说不出什么话。

“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你顺着我没什么不好。

你妈妈病会痊愈,你嫁到司徒家也会飞上枝头变凤凰。你妈妈那里我还会不间断给她些钱,还有最好的医疗团队给她做后期治疗。你说你们都过得日子比之前会好千倍万倍,难道这不好吗?”

她们好不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忘记说,在这场交易中自己会得到多少利益!

甄好冷笑几声“好,都好,那就让我们一天比一天……还要好!”

话落,甄好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书房。

甄好回到姐姐房间,关好房门。一屁股坐在门前。

她的心再也没有从前对美好事物的向往,再也不再期盼明日太阳早一点升起。

她的心只有阴霾,一层一层的阴霾将她整个身体及灵魂笼罩。

窗外本是万家灯火,窗外本是微风轻轻,窗外本是朦胧夜色。

她却无心欣赏,只能把自己丢在房间角落,任孤独,寂寞将她吞没!

次日,甄好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震醒。

为什么说是震醒而不是吵醒呢?因为她昨夜不知不觉在门前睡下,一睡就是一夜。

由于睡在地板上,还是蜷缩着身子,再醒来发现自己胳膊腿颈椎没有一块好地方。

身后的敲门声越来越大,让她莫名反感。

她抚着颈椎打开房门。

随着房门打开一张老妇人的脸出现在眼前。

“大小姐,司徒家派车接你去登记,你快梳洗一下,下去晚了,老爷会不高兴。”

毛管家一副着急模样上下打量她一下。

甄好嗯了一声便把门关上。

甄好关上门直接去了洗漱间。

她站在琉璃台前看着眼前的自己嘴角不禁勾起嘲讽的笑。

她做脸上明显的掌印还清晰可见。她垂下脸,颈部传来微微疼痛,她蹙眉揉一揉。

匆忙洗把脸回到衣帽间换了一身衣服。她本不打算擦什么化妆品,后来想到左脸苍起的掌印,她还是坐在了梳妆台前。

这个掌印这么明显,她不想被那个男人看到。至少她要把所有不堪留在这座魔域城堡里。不想被别人发现,特别是司徒夜这个男人。

经过一番精心的化妆,脸上的指印算是遮掩的差不多了。

等她下楼,孙百顺就站在楼梯口等着她。

见她下来,他拉拢的脸多了几分笑意,她路过他时,他轻声说道“记得我昨晚说过的话。”

甄好身子顿了一下,很想说点什么反驳他的话,她扫了一眼客厅,下人们都在,便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。

甄好转眸冲孙百顺冷冷一笑,随后拎着手包大步离开。

在下人们眼里,这几天“孙芷柔”的反常,完全是因为她与司徒夜的婚事闹的。

大家并没有发现眼前这个“孙芷柔”其实是另有其人!

甄好出了别墅门一眼看到停在别墅门前的豪车。

她向豪车走去,豪车上下来一个男人。她以为还是昨天那个司机,便没留神看,到了车子跟前,她还轻声说了一句“来了!”

然后甄好打开后面身子刚进去一半只听那人开了口。那人一开口,她身子僵了一下。

“孙大小姐让我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!”

甄好进去车子里一半的身体猛然抽出来,然后站直身子向驾驶室门前站着的男人看去。

司徒夜!这么会是他!

她第一反应是自己竟然误以为是昨天的司机才会主动开口打招呼。没想到竟然是他!

甄好绷紧的脸在注视男人几秒后,逐渐放松。

她很想说些别的话,刚要开口,朱敏的话,孙百顺的话像是魔咒一样在她耳根子旁碎碎念。

她忍住斗嘴的冲动,乖乖的冲她一笑“不好意思,有点事耽搁了!”

道歉!这个女人在道歉!她不应该继续激怒他吗?她怎么开始学乖了?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套路?

昨晚司徒夜一夜未合眼,想到全是***话。

后来他细细斟酌了一下。***命令他不能反驳。不想和陌生人结婚,但却真又找不到合适的。

这个女人喜欢别的男人,而他自己又不喜欢她。

那他们可以好好谈一谈,也许,事情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!

司徒夜破天荒的开车接一个陌生女人。也可以这样说,他的座驾除了暖暖之外,没带过别的女人。

十堰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