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扶溪沈焱墨免费阅读完整章

2020-06-30 20:22:43

这里给大家带来扶溪沈焱墨免费阅读完整章,看呗提供《》小说阅读,文章精彩绝伦,扣人心弦,一起来看看吧。如果她再这么的束手待毙,那么,爸爸的心血,就会付之东流,而自己,也会被赶出沈氏。

《若爱有回响》精选:

听完田叔的话,扶溪的心里五味杂陈,这些事情是她从未有想过的,如果不是今日田叔告诉自己,她都不知道现在他们扶氏的地位,如此的摇摇欲坠。

三年前,她以为自己嫁给了沈焱墨,他们扶氏集团最起码不会就此倒闭,爸爸的心血也能保留着,但现在,这一切都告诉她那只是暂时的。

如果她再这么的束手待毙,那么,爸爸的心血,就会付之东流,而自己,也会被赶出沈氏。

“不。”

这不是她要看到的,双手在桌子下方紧紧的握起,她不能让这些事情发生!

“大小姐。”田叔看着扶溪的模样,知道她有些为难,叹气道:“大小姐是在沈氏有什么为难吗?”

“没有,我回去后会跟沈焱墨说的。”扶溪自然不能说实话,不管多难,她一定要用双手,亲自将扶氏给救活。

听的扶溪这么说,田叔自然高兴,这是他们这些老部下唯一的希望了,扶氏现在早已不同往日,他们只能等着扶溪了。

扯出一抹笑,扶溪看着外面的天空,依旧是那么的蓝,微风吹过,池面划过一片片涟漪。

送走田叔后,扶溪强撑着身子,大步的走到出口,宾客很多,但她不认识任何人,身处在这样尴尬的环境里,还不如早些回去。

“沈太太,初次见面。”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,扶溪踏出去的步子一顿,还是勉强收回。

她现在顶着的是沈焱墨的太太的头衔,那此刻,她就必须演下去。

“您好。”扶溪优雅转身,每一个动作都似乎在为自己的身份而加分。

“沈先生怎么不在?”陈总环顾四周,这是他们大咖云集的地方,能和沈氏集团的继承人说上几句话,是每个人都想的。

提到那人,扶溪的心微颤,但面上还是挂着一副甜美的笑容:“不好意思,刚才公司打了电话过来,说……说是有事,临时回去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“哪里,哪里。”

回想着那屏幕上显示的名字,扶溪深吸一口气,按压下心中的情绪。

晚宴维持了很久,很多人看到扶溪都会主动上前打招呼,客套的说辞永远是那么的无趣,但是这三年里,她早已经木讷,官方的说辞早已烂熟于心。

“欢迎我们云城的各位集团老总的到临……”

一直到了晚上,晚宴开始了,主持人站在台上,声情并茂的说着一年的辛劳,而这些话,在扶溪的耳中却显得异常的刺耳。

她不想在这样的地方待下去,在人群里便悄然离开,外面的寒风刺骨,穿着礼服,冷的有些发抖。

车来了,适应生赶紧去拉开车门,这些人都是他们云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他们可得罪不起。

扶溪小心的踏进车内,车里开了空调,温度适中,旁边的座位上放了她换下来的衣服。

简单的将外套套上,看着窗外的路灯滑过,一丝疲惫袭上心头。

很快,车就驶到了别墅院内,拉开车门,扶溪抬头看着面前的‘家\\’,缓步踏出。

安丽云在家里看着综艺,笑的开心,突然听到门口的动静,转头看到扶溪,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,继续看自己的电视。

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出于礼貌,扶溪不管她对自己多么的不满,还是会说一声。

“哼,你回来有什么用,如果你抱着一个孙子回来,这样还差不多,不会下蛋,在我们沈家有什么用。”安丽云随手将电视关掉站起身来走到扶溪的面前,看着她吼道。

眉头轻皱,她当然也想要一个孩子,今日田叔对自己所说的那一番话,更坚定了她的想法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除了这句话你还会说什么?”安丽云不满的看着眼前的扶溪。

但此时,扶溪只能忍着,她不能反驳,即使不是为了自己,也要为那些跟随爸爸奋斗了一辈子的老部下着想。

回到房间,扶溪将外衣挂在衣橱,礼服很漂亮,但穿在身上,却莫名的像是一个累赘。

换上睡衣,不小心扯到了昨天被记者推搡的伤口上,一阵的刺痛滑过心头,扶溪还是强忍着疼痛,将睡衣穿好。

而就在这时,门突然被打开,抬眸看着门口的那人,扶溪的心里有些悸动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……”他不是应该在陪简小姐吗,怎么现在还回来。

冰冷的眼眸没有一丝的感觉,沈焱墨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自顾自的拉开抽屉柜,给扶溪换药。

刚才扶溪不小心扯到了伤口,一丝血从伤口里流出,雪白的医布也被染了点红。

“沈太太如此不小心吗?”沈焱墨冷眼看着扶溪,那鲜红的一点可以看出是刚弄上去,而那怀疑的眼光更是刺痛了扶溪的心。

“我刚刚不小心扯到了伤口。”眼眸微暗,扶溪还是开口解释道。

沈焱墨冷笑,没有说话,冰冷的手在扶溪的胳膊上擦过,扶溪下意识的像后退去。

而那个动作,更是让他有些不爽,白天在车里,扶溪也是这样,难道她就这么的不喜欢自己?

动作加快,大手按着纱布在她的伤口覆盖,轻微的疼痛让扶溪微微皱眉。

她能感觉到那人的愤怒,也只是自嘲一笑,估计他认为这是自己故意弄伤,好博取他的同情吧。

伤口处理完,沈焱墨站起身,俯看着床上的扶溪。一时间,气氛压抑的让她喘不过气。

“沈焱墨……我想……”过了许久,扶溪才开口,她想将白日里没有说有说完的话说出,但突然对上沈焱墨那没有一丝温度的眸子,话卡在喉咙里,说不出来。

俊眉微挑,沈焱墨冷笑道:“扶溪,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。”

对呀,她只是他沈焱墨的太太,也仅此而已,其他的,她又算什么呢,但是他们扶氏的安危,却又寄托在她的身上,她到底该怎么办。

沈焱墨看了一眼扶溪,目光复杂,说完便转身离开。

听着关门声,扶溪失落躺下,手榜上的衣服还未撸下,她侧身看着自己手上的纱布,他对自己好,也只是她是他的太太罢了,那些其余的东西,她怎么敢奢求。

十堰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