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晚晴胤禛精彩章节

2020-07-02 20:29:41

这里有晚晴胤禛全文预览,看呗为大家提供《》章节阅读,情节精彩动人,吸引眼球,快来看吧。表姐快起,我们自幼为伴玩耍,哪这么多礼节。语毕,敏妃起身亲手扶起了她。

《晴归何处》精选:

储秀宫。

敬娴从外殿走进来,行礼道:娘娘,尚书马尔汉夫人求见。

敏妃一听,赶快从卧榻上坐了起来,整整衣装肃道:快快有请。

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女人走了进来,规规矩矩的行礼,言道:给敏妃娘娘请安,娘娘吉祥。

表姐快起,我们自幼为伴玩耍,哪这么多礼节。语毕,敏妃起身亲手扶起了她。

谢娘娘。马尔汉夫人仍是中规中矩。

敏妃拉着马尔汉夫人的手坐到贵妃椅上,笑道:表姐近日不来宫中坐坐,妹妹都无聊了呢。

马尔汉夫人显然没有听到敏妃的话语,自顾自的哭道:阿敏,你表姐夫最近天天哭他女儿,这可如何是好?怡凝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,难道我不心疼吗?九年了,怡凝失踪整整九年了。

表姐,怡凝或许现在被别人收养了,你一定要撑住,你是兆佳府的大夫人,你一定要好好的。敏妃边说边掉眼泪。

我和胤祥走了进来,看到屋里敏妃和一个女人哭成这样,连忙都跑了过去敏妃娘娘,您怎么了?

敏妃抹抹泪,硬是挤出一个微笑好孩子,本宫没事。

怡凝!你是我的女儿!那个夫人突然抱住了我。

敏妃愣住了,胤祥也愣住了。

我有些喘不过气来,连忙推开她夫人,奴婢不是怡凝,奴婢叫向晚晴您认错人了。

敏妃解释道:是啊表姐,她不是怡凝,怡凝已经失踪九年了,如果晚晴就是怡凝,她怎么会认不出你?

夫人抓起我的右手,指着上边的一块相似于心形的胎记肃道:这块胎记,只有兆佳氏族的人才有,这是一种常人没有的胎记。

我无语。大妈!有个胎记一样我就是你女儿?太搞笑!我是向晚晴!夫人,您一定搞错了,这是巧合!

可这位夫人却不这么认为:不,从你进门那一刻起,我就有种熟悉感,怡凝,你是兆佳氏的五格格(这里所说的五格格:格格意为汉语中的小姐意思,与皇上的女儿格格意思是不一样的)啊!是不是忘记小时候的事情了?

敏妃和胤祥看着我俩,不语。

这位夫人又在讲回忆,讲一段我不知道的回忆。我十六岁就嫁给了你阿玛兆佳马尔汉。十七岁生下了你的大姐,兆佳憓凝,可惜还未满月就夭折了。同年,你阿玛又娶了一个二夫人进门,二夫人是双生,生下了你二姐三姐,兆佳忻凝和兆佳愔凝。你四姐兆佳悕凝也还是二夫人生的,好不容易我怀上了,还险些滑胎,就这样七个月便生下了你,大夫说,我有心悸,生下来的孩子也是先天心悸,怡凝,苦了你了,因为额娘的身体不好,也连累了你。你阿玛三代单传,生了五个女儿都还没有儿子,便又纳了一房妾。三夫人肚子倒是争气得很,生了一男一女,女孩取名为悦凝男孩取名苏和泰,或许兆佳氏族到了你阿玛这里就灭了香火,苏和泰两岁时高烧病死了。同年,三夫人又生下了七小姐兆佳惋凝,惋凝比你小两岁,如今,三夫人又怀了你阿玛的骨肉,但愿是个男孩,能续下香火去。康熙二十七年年前时,我带你出府买些年货,都怪我只顾买东西,才把你弄丢了,怡凝,都怪我,是额娘的错,让你这九年受了这么多的苦。你打我骂我都好,可是你不能不认我这么额娘啊,额娘只生了两个女儿,你大姐走得早,可你也不要额娘了,你让额娘一个人怎么活。说完,她抱着我哭了起来。

原来,这位妇人是个苦命的人,真不知道她无儿无女这么多年怎么走过来的。倘若我再打击她,她会不会受不住呢?想到这,我便轻声叫她:额娘?

夫人破涕为笑,怡凝,我就知道,你不会把我忘了的。

我笑着点点头,额娘,现在我们母女相认,你就别再伤心了。

敏妃眼里也含着泪花,怡凝,你快回府看看你阿玛。说罢,看向胤祥,胤祥,你陪着晚晴,哦不,现在是怡凝了,你陪着怡凝去兆佳府吧。

胤祥笑道:是!额娘!

兆佳府。

大厅里坐着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。

中年男子想必就是兆佳马尔汉了吧!他见十三阿哥也跟着来了,连忙跪下请安臣给十三阿哥请安,十三阿哥安好大福。

胤祥拉起他尚书大人快免礼。

老爷,这是咱的怡凝,她回来了。大夫人说着,将我拉到马尔汉面前。

一个挺着大肚子二十七八岁的女人走了出来,说道:这是咱的五格格么?大姐啊,妹妹知道你盼女心切,可是从大街上随便拉一个回来认祖归宗,这样真的好吗?

大夫人并没有理会她,掀起我的袖子,将那块胎记让在场的所有人看,老爷,这是只有兆佳氏族的人才有的胎记,您难道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得了吗?怡凝在外边受苦了,现在我一定要好好补偿她。

胤祥也出来说话了,尚书大人,这分明就是你家的五格格,难道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了吗?

马尔汉连忙给胤祥赔礼,是老臣的错,老臣有眼无珠,竟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得了。

看着他们一口认定我就是兆佳怡凝,我也只有默认的份了,糯糯的叫了一声:阿玛。

哎!马尔汉高兴得不得了。

又一个女人带着俩女孩出来了,或许她就是二夫人。怡凝回来了?这九年受苦了吧。

我笑着摇摇头,不苦,一眨眼就这么过来了。

一个比我大一两岁的女孩问道:怡凝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悕凝,你的四姐。

我有些不好意思,四姐,我,我失踪了九年,有些都忘记了,实在不好意思啊。

她走过来握住我的手,没关系的。

三夫人见机行事,把她的几个女儿都拉到胤祥身边,说道:十三阿哥啊,这是贱妾的两个女儿,悦凝和惋凝,您看看这。

还未等她说完,胤祥便打断了她的话三夫人,爱新觉罗家肯定会和兆佳氏的人结为亲家,但我绝对不会娶你的那两个女儿。而且我的额娘,也十分中意怡凝。

三夫人的脸一下子绿了起来,但也不好多说什么,就退了回去。

晚上。

兆佳府大摆筵席。

马尔汉举起杯子,叹道:今儿是我最高兴的一天,怡凝回来了,真是上天对我马尔汉的眷顾啊!

三夫人很是不满,老爷,怡凝回来了,你是不是就不疼悦儿和惋儿了?

夫人听了也放下了碗筷妹妹,你这话说哪去了,老爷对每个孩子都是一样的,怎会忘了妹妹的孩子,妹妹不要想太多。

现在是这样说,可将来呢?三夫人反驳道。

胤祥坐在我身边,不说话,看好戏。

马尔汉大拍桌子够了!你有完没完?自打怡凝进咱家门,你就摆脸色,你摆给谁看?不想过就滚蛋,锦衣玉食堵不住你嘴,那你回乡下过苦日子去。十三阿哥在咱家,你可真是好样的,全把我的面子丢尽了,你让我的老脸往哪搁?

胤祥一脸无所谓尚书大人不碍事。说完,笑了笑。

三夫人一听,更是闹了起来这日子没法过了!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,我不活了!

二夫人看不下去了,便说道妹妹,今儿老爷高兴,你就别再惹是生非了。语毕,令悦凝和惋凝把三夫人带了回去。

经过三夫人这么一闹,我也没怎么吃饭,魂不守舍的先走了。

回去之后我想了半天,为什么我会被误认为是兆佳怡凝,或许是因为我是魂穿,这个身体的主人就是怡凝,我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听胤祥说我是掉进了湖里,那么真正的兆佳怡凝从掉进湖里那一刻就死了,我才能占据她的身体继续活着。不管怎样,我该明白,向晚晴的生活该结束了。

从现在开始,我,是兆佳怡凝。

十堰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