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尊主在上夫人我命中缺你柳笑笑-尊主在上夫人我命中缺你by柳笑笑章节阅读

2020-10-08 12:53:10

尊主在上:夫人,我命中缺你第4章 命火灭了

秋葵未犹豫,操起一旁的生锈锄头就朝男尸奔去,也是此时,左右跑来几个村民将她拦下,她不明白,冲他们大喊。

“你们拦我作甚?你们没见那尸体诈了,要咬人的!” 村民们却不听,竟有人带头跪了下去,朝着那坐在柴堆上的红衣男子磕头叩拜。

“是河神现世啦!” “河神庇佑,终得我苦难,化身来为我们去苦厄之灾了!” 听到‘河神\\’这两个字秋葵浑身汗毛直立,而她所不知,居住在清江两岸的村民,都听过一个故事。

数百年前,有一位天神所爱的凡间女子就死在这条汹涌的江河中,天神神力无边,却无法让心爱之人复活,绝望之际,一同坠入了青江之中;沿江的村民始终相信,天神已成为河神守护着这条葬入他爱人的清江,甚至这数百年间,还流传起一个传说,说有朝一日,天神等到他的新娘,会穿着一身喜袍从青江中现世。

所以,当坪山村村民听闻河中有人捞起两个身穿喜袍的人,皆纷纷赶来看热闹,起先他们也只觉是巧合,直到秋葵要烧尸时突下起暴雨,尸体在雨中‘复活\\’时,他们都坚信,那是庇佑他们祖祖辈辈的河神现世了! 秋葵才不信河神那一套,她与村民们拉扯中,看到那柴堆上的‘男尸\\’缓缓站起来,沾了水的红袍醒目如火般明艳不说,那张绝世容颜如石雕一般面无神情,她以前见过一回诈起的尸体,就这模样,两眼涣散,僵硬无比。

‘活尸\\’又动了! 他看向周围跪拜的村民,寻找着什么,唯一矗立在跪拜村民之中的秋葵进入了他视线,这般,他面上一变,空洞无光的瞳眼渐渐染上了生气,那是一双无邪的俊眸,眸中犹如江河中映入繁星之影,汹涌且平静。

“这下完了!” 明明是个俊俏的公子,秋葵却认定那是如洪荒猛兽的怪物。

烧不了,砍不得,那我跑还不行吗? 于是她撒腿就跑,却没跑两步就被不知何物绊倒在地,摔了个狗吃屎 !再一抬眼,那公子已到了跟前,由上往下打量着她,像审讯,似逼问,却一言不发,盯得秋葵喉咙干渴,双腿发软,接着,她看到他唇角慢慢牵起,他就这般冲着她笑了…… 一夜之间,坪山村不仅有了河神,还多了一河神新娘,村民们甚是欢喜,设宴席,修新庙,家里拿出的好东西都全数奉上,宋自强家被堆得满满当当,不过这河神却与常人不同,当夜他被请回村子就在宋自强家里睡了过去,任由旁人如何叫都未反应,村里的郎中来瞧,问怎么回事,郎中没给神仙看过病,不知从何下手,宋长老细细一琢磨,赶紧让宋自强连夜去隔壁王村请村的王半仙来。

王半仙未到,秋葵被两妇人从村口一路架着进到宋家堂屋里,妇人对宋长老说:“二叔,这新娘想跑,我们给请回来了!” 宋长老又抬起那杆老烟枪放在嘴边抽着,好半天才开口说:“你是河神姥爷亲选的新娘,河神现在在里头躺着,你往哪儿跑?” 秋葵直言道:“什么河神?我看他就是回光返照,人都快死了,你们还留着我作甚?” 宋长老一拍桌子喝道:“好你个无知妇人,对河神大不敬,你就在此跪着吧!” 秋葵虽大难不死,身体还虚弱得很,只能任由他们摆布。

后半夜,王半仙到了,这种村子里,能看事儿的老婆子一般都称之为‘半仙,秋葵本以为是像奶奶那样的老妇,却未想是个中年男子,长得白白净净,脸上没长胡子,一身白色的麻衣,带着一顶黑色毡帽,听闻坪山村捞起来一河神,他也很是激动,一路赶过来,看完后,他出来对宋长老说:“此人确实面相不凡,非凡夫俗子,但引他入世的力道不够,所以又睡过去了!” 宋长老听闻这王半仙有点本事,既然他都肯定里面躺着的非凡夫,那河神的事儿就准了,老头子又喜又忧问:“那这河神不醒该如何是好呢?” “其实也不难!”王半仙目光看向堂屋里跪着的秋葵说:“那女子既是河神亲选的新娘,用她做场法事就行了!” 事不宜迟,宋长老才不管秋葵虚弱不堪,就让人将她绑了,脱到屋外的空地给王半仙做法事。

法台摆好,一张桌子点了三炷香。

事前,王半仙还特意对宋长老嘱咐:“活人都回避一下,能走多远就走多远,我不叫你们,千万别回来!” 宋长老很是听话,带着几人走了! 等人一走,四下无人,王半仙又从包里摸出三只金钱碗。

秋葵虽被绑着,但眼不瞎,她问王半仙:“你是骗他们的吧?那里面躺着的根本不是啥河神!” 那头略微吃惊,问她:“哟,你咋看出来的?” 秋葵眼神盯着桌上的金钱碗回答:“那金钱碗是用来给阴人供奉的,你要请神明怎么可能用那东西!” 王半仙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,在旁边石头上磨着,“小丫头还懂行呢?” 她知道这厮没安好心,闭口不再言语。

对方停止磨刀的动作,不妨告诉她:“你身上阴气重,不是最近才有的,一出生恐怕就带上了,这阴气把你身上原本的命火给压熄了,命火没了都没死,你还长这么大,是有人一直在保你,给你强点了三把命火,这人有点本事,按理说,我不该招惹的!” 懂道的修行的都有规矩,若结下梁子互斗,轻则死,重则断子绝孙,所以大家通常互不招惹,这是规矩。

不过王半仙却说:“那人给你点的那三把阳火前不久刚熄了,这人应该刚死没几天!既然人都死了,也没人给你续这命火了,你也活不了两天了,还不如用你这罕见的至阴之血帮我做件大事!” 秋葵忙问:“什么大事?” 王半仙目光往宋自强家瞄了一眼,嘴角向上露出一个很诡异的笑来。

王半仙不说,秋葵也清楚,绝非什么好事。


新西兰留学免中介费 https://www.liuxue.com/lxnews/030767341/
阡陌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