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白惜棠舒子圣小说

2020-11-14 19:33:42

白惜棠舒子圣小说书名是《》,小说讲述白惜棠舒子圣之间的故事。为你提供白惜棠舒子圣小说阅读,明渣好躲暗夫难防小说剧情扣人心弦,引人入胜。白惜棠万万没想到,挨着“母”字的人,居然会如此歹毒。

精选内容:

她分明是个人,凭什么当狗?

白惜棠斜睨他一眼,“凭啥?我不当。”

可舒子圣问的不是白惜棠,问的是阮氏。

阮氏本便不喜白惜棠,如今有机会除掉她,何乐而不为。

“恒王,那么,拙妇的儿便交付于你了?”

白惜棠闻言狠狠剜了她一眼。

这老婆子,竟然狗咬吕洞宾,不但不感念她方才救了她一命,现下居然还要把她送出去当狗?

以她之见,老太婆才应该去当狗。

白惜棠撇嘴,对舒子圣道:“恒王大人,我要反悔。”

“反悔?”美男子剑眉上挑,幽邃的眸里夹杂着一丝变化莫测。

白惜棠点头,美目稍扬,“是的,这老太婆方才并未承认自己是娼妇,我也与她没甚干系,你要杀便杀了罢。”

就算她留情,老太婆也不会有义,又何必做那救蛇的农夫?

阮氏一听差点又哭了,忙跪爬上前抓着舒子圣的衣摆嚎啕,“恒王,恒王,他真真是我儿!真真是我儿啊!求您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呀~”

这一哭二闹还差上吊,阮氏用得甚熟练。

她红肿着双眼看向白惜棠,恨道:“这小杂种是个不孝子,莫说是让他给您当狗,就是让他给您当脚踏拙妇也半点不会阻拦。”

呵呵……

让她当狗,当人脚踏,任这跋扈的恒王侮辱自尊。

白惜棠万万没想到,挨着“母”字的人,居然会如此歹毒。

她眯眼盯着阮氏,唇角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,冰冷的,没有半点温度。

舒子圣至始至终都像个旁观者,神色漠然的看阮氏在他脚下求饶。

但他素来爱干净,阮氏突然碰他的衣裳,便触了他的逆鳞。

只见绝美男子剑眉微蹙,眼角眉梢的厌恶张扬万分。

他一抬脚,看似未用力,跪在其跟前的妇人却瞬间飞出一米来远,生生在地上滚了好几圈。

阮氏被踢懵了,愣了小半会儿,方才察觉自己惹怒了恒王,更是一把老泪纵横,“恒王饶命,求恒王饶命啊~”

而舒子圣看也懒得再看她一眼,从牙缝中蹦出一句话,“说,你是不是娼妇?”

阮氏为了保命,哪里还顾得了颜面,当即猛磕几个响头,“拙妇是娼妇,是娼妇!”

“很好。”

舒子圣满意的点头,姿态高傲道:“既然你是娼妇,那么他便是你儿,这条狗,本王收下了!”

收下你大爷!

这厮从怕是一开始就只是想让她当他的狗。

而将军府的主母,不过是他为了达到目的的一颗棋子。

老阴贼!

白惜棠感觉自己摊上大事儿了,居然惹到这么个小肚鸡肠的王爷……

所以,此时不跑路,就等着被玩吐!

她二话不说撒丫子便一阵狂奔,可还没跑出几步,衣领便被人揪住了。

咱们恒王大人特长多,尤其手长,略略一抬手,像拎小鸡仔似的,不费吹灰之力把白惜棠拎至跟前。

“你这不听话的死狗,看来本王得好好调教调教,否则你不晓得什么叫乖巧。”

他眼眸微眯,狭长的弧度散发着危险的讯息,异样潮红的脸不但不显得奇怪,反而更衬得其妖异神秘。

白惜棠不禁打了个冷颤,一眨眼,便被甩进了马车里。

“回府!”

罗椿客栈外。

白将军带着另一小波人姗姗来迟。

“不是说找到辉儿了吗?人呢?!”他厉喝。

阮氏还跪在地上,腿软起不来,只晓得抽啼讨怜,“老爷,辉儿他……他冲撞了恒王,被恒王抓走了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白将军身子僵了僵,有些站不稳当,“你说……恒王他……”

“是,恒王说,要把辉儿抓回去当狗!”

白将军顿觉呼吸一滞,摇摇往后坠去,幸得下人们来扶,他才站稳了些,神色焦急的往方才马车离去的方向打望。

阮氏见状,连忙再呜咽,“老爷,我也不想啊……可对方是恒王,你晓得的。那恒王放白虎咬死礼部尚书家的嫡子皇上也不管,更何况是辉儿?”

对,辉儿虽为大公子,母亲却是个歌姬,便更不可能得救……

白将军面露沉痛之色,扶额摇头。

“老爷,节哀……”阮氏期期艾艾的从地上爬起来,眼底却并不如面上那般惋惜,“您不还有风儿吗?”

对,他还有风儿。

阮氏所生的小儿,风儿……

白将军沉沉的吐息,“哎,回府罢……辉儿去了,便让他去了……”

乌云遮月,繁星闪烁。

熟睡的茂城坊道上,马车缓缓前行,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尤为响亮。

白惜棠坐在车中的地板上,气急败坏的骂道:“你还真当我是狗了?快放我出去!”

这厮,居然把她的手绑了,让她像狗一般坐在地上。

简直毫无人道!

她难道不要面子啊!

白惜棠拼命挣扎,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,又骂:“你聋了吗?我让你放我出去!”

从方才开始,舒子圣便一言不发的坐着,熠熠生辉的双眼轻阖,似在闭目养神,全然不理会白惜棠的喊叫,这让她十分不爽。

好啊,装聋作哑是吧?

白惜棠不顾摔倒的危险,靠着车壁站起来。

“哐啷!”

车轮碾着小石头,车身晃了一下。

白惜棠刚结痂的额头又往车壁撞去,痛得她龇牙咧嘴,却不敢叫出声。

再看舒子圣,仍旧稳稳当当的闭目而坐,似乎睡着了。

她唇角扬起一抹狡黠的弧度。

你就睡吧,最好睡到姑奶奶逃跑完毕你都不要发觉!

白惜棠悄悄的挪到窗口,用头曾开窗帘,望着窗外倒退的酒舍屋宇,心中窃喜。

就这龟速,她跳下去顶多擦破点皮。

判断好危险性,白惜棠纵身一跃。

双脚方离地,忽的一个沉重的力道压了过来,将她钳制在原地。

“什么情况?”她轻呼。

待找到焦距,一张绝色红颜映入眼帘。

原来舒子圣根本就没睡,他一直在故意试探她?

这厮好阴险……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
郑州二手房产网 https://zhengzhou.c21.com.cn/
阡陌生活网